首页>民生> > 正文

以前是“长三角的边边角角” 现在要做“长三角的前沿阵脚” ...

列车停靠站台(资料图) 颍州晚报记者 王彪 摄   

近十年来,郑阜、商合杭等高铁相继开通运营,长三角高铁营业里程位居全路第一,形成全国最为密集完善的高铁网络。2020年,长三角计划开通新线超过1000公里,创造年度新纪录……路网密集、互联互通,“轨道上的长三角”呼之欲出。    

今年八九月间,《新华每日电讯》组织记者穿行长三角铁路线,走访江苏南通、浙江湖州、安徽阜阳等长三角铁路“新枢纽城市”,切身感受奔跑中的“铁三角”,并于10月27日刊发稿件《“铁三角”在奔跑》,本报今予转载其中阜阳部分内容。    

记者乘坐G7686次高铁列车从湖州站前往阜阳西站,沿着宁杭-合宁-商合杭线,途经南京、合肥、淮南等城市,用时3小时30分钟。目前,每天往返两站之间的列车多达14对,用时最长的3小时42分钟,最短的只有3小时2分钟。    

拥有1000多万人口的阜阳,为全国尤其是长三角地区的建设发展贡献了数以百万计的劳动力。但是,在过去,很少有人将它与长三角区域一体化联系起来。    

如今,条条大路通阜阳。2019年12月1日,郑阜高铁和商合杭高铁北段正式通车,结束了阜阳不通高铁的历史。今年6月,商合杭铁路全线通车后,这个地处安徽省西北角、毗邻河南省的城市一跃成为长三角地区对接中原地区的“桥头堡”。    

阜阳市境内,目前一共有五座高铁站:阜阳西站、太和东站、界首南站、临泉站和颍上北站。其中,阜阳西站是安徽省内第二大高铁站,站房面积约4万平方米,站内共设7台17线,设计承载量为每小时发送近5000人次。    

“阜阳西站是全国地级市车站中少有的设有二层候车室的大站。”站长张玉良骄傲地说,从阜阳出发,一小时到合肥,两小时到南京、武汉,三小时到杭州、上海,四小时到北京、宁波。    

安徽,曾经是长三角的“旁听生”,后来成为“插班生”,如今则是“正式生”。这个生动的比喻,放在阜阳身上尤为典型。“以前我们是‘长三角的边边角角’,现在要做‘长三角的前沿阵脚’。”阜阳市发展改革委副主任裴忠义说。  

高端真丝枕套、医用口罩、透气又防水的碳纤维面料……在阜阳界首市吉祥三宝棉纺针织投资有限公司的展厅里,各式各样的展品引得人不时停下脚步。不过,最引人注目的,是几只个性化抱枕,上面印着一位科学家的头像。    

这位被企业“顶礼膜拜”的科学家,就是中国工程院院士、上海东华大学校长、纺织材料领域顶尖专家俞建勇。“如果不是俞院士,公司如今可能还在靠着卖附加值极低的床单、被罩艰难维生。”公司总经理马晓飞说,2017年,凭借一场“院士界首行”的对接活动,他结识了俞建勇,交流之后,俞建勇决定在三宝设立院士工作站,并成立安徽省吉祥纺织工程先进技术研究院。这关键的一步,救活了转型期的三宝。    

“过去没有高铁,交通不便,普通列车从上海过来太远了,不好意思麻烦俞院士经常来界首,他基本上隔几个月来一次,指导研发生产。”马晓飞说,高铁开通后,俞院士和他的团队来得就频繁了,有需求买一张高铁票就来了,早上来界首傍晚还能回上海。    

在位于郑阜高铁线上的界首南站,站长王树宽指着站台对面说:“过去500米,就是河南省地界。”有了高铁站,界首成了名副其实的长三角区域对接中原区域的“界首”。正因如此,这座县级市的高铁站,每天居然有十列始发列车。除本地客流外,河南省多地前往长三角方向的旅客也到这里乘车。界首南站设计日均发送旅客约2500人,目前日均客流达1300多人。

界首南站,还是全国少有的一座“森林中的高铁站”。“高铁站旁边能做些什么文章?有些地方是建楼搞房地产,这样来钱快。但是我们决定不做一锤子买卖。”界首市市长何逢阳说,界首要在高铁站前广场建一座“养城公园”。公园规划总面积近40万平方米,未来不仅要成为市民、旅客休闲娱乐的重要场所,也要成为“筑巢引凤”、吸引新经济和高新技术企业的重要载体。    

毋庸讳言,阜阳依然是长三角区域内的“欠发达地区”,脱贫攻坚任务还很重。然而,发展落差往往是发展空间。数十年间,阜阳为全国特别是长三角地区输送了大量劳动力;如今,随着多条高铁开通,曾经的“打工潮”正慢慢演变为“凤还巢”。    

阜阳市临泉县人口230万,2020年刚摘掉国家级贫困县“帽子”。临泉有养殖牛羊的传统,该县长官镇有约十分之一的人在长三角经营冷鲜牛羊肉贸易。1996年,年近30岁的长官镇人蒋伟只身前往上海闯荡。随着生意越做越大,他举家搬迁至上海定居,孩子在上海从小学读到大学。2016年,蒋伟做出了一个令全家人不解的决定,回家乡创业。“当时家里人都劝我,一把年纪了不要瞎折腾。”但蒋伟不这么看,他认为临泉有完整的养殖产业链条。“当时高铁即将开通,市场一定会争抢这些资源。”那一年,他回乡二次创业,筹办临泉县中原牧场冷鲜城。2019年郑阜高铁开通,临泉站距离中原牧场冷鲜城只有六公里,据估算,冷鲜城项目全部建成后将带动1万余人就业。“临泉县是人口大县,有70多万人外出务工。”蒋伟说,以后乡亲们就有了更多选择权,可以外出务工,也可以在家门口就业。    

进入高铁时代,越来越多的长三角客商来到阜阳地区投资。界首市田营科技园以废旧蓄电池回收、加工为主导产业,已经探索出“进来一只旧电池、出去一只新电池”的绿色循环生产模式。看看园区内的企业名录吧:南都电源,来自浙江杭州;天能股份,来自浙江湖州;超威电源,也来自浙江湖州……这些来自长三角发达地区的全国乃至全世界行业龙头企业,正带着阜阳、带着界首“一起飞”。    

记者在浙江湖州安吉,走访过杭摩新材料。炎炎夏日,位于阜阳市颍东区的阜阳煤基新材料产业园里,杭摩新材料的生产基地正热火朝天建设。未来,这里将成为杭摩“北上”和“西进”的“根据地”。    

离开阜阳、前往上海,记者乘坐G7275次高铁列车,从界首南站始发,阜阳西、淮南南、合肥、南京南、苏州北,一个个高铁站飞驰而过;郑阜高铁、商合杭高铁、合宁高铁、沪宁高铁,一条条铁路线无缝连接。车到上海,用时4小时2分钟。    

快,真是快!这,就是距离上海最远的长三角城市到上海的时间;这,就是院士俞建勇、创业者蒋伟们常走的铁路线;这,就是“轨道上的长三角”,也是奔跑中的“铁三角”!

责任编辑:王振辉安徽网阜阳新闻相关稿件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关键词 >> 南站,长三角,高铁,阜阳,界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