阜阳洄溜居委会第一书记驻村手记:“颍淮小香港” 千年洄溜集

作为第八批选派驻村干部,这是我第一次踏上洄溜这片土地。

青苔满布的石街,幽深古香的院落,朴实勤勉的村民,香气四溢的油酥麻花、五香牛肉是这座古老的村落给我的第一印象。

历史上的洄溜,商贾云集,车水马龙。自宋朝起,顺着颍河而来的船民、商客在此歇脚,络绎不绝。久而久之,这里便也成了商人集聚的漕运码头,出现了富甲一方的刘姓家族,各种商埠鳞次栉比,当时一度号称“颍淮小香港”,堪称颍河上的一颗璀璨的明珠。历史的车轮就像脱了缰的野马滚滚而来,碾过了岁月和尘埃,也带走了繁华和热闹,只留下青石板上的车辙印记,还隐隐地藏着盛极一时的秘密。现在的洄溜失去了往日的风采,变得是那么地安静和羞涩。

人事有代谢,往来成古今。如今,洄溜少了往日集市的喧嚣,多了几分乡村的静谧。作为驻村干部的我,需要经常下到自然庄上去走访了解情况,每一次的走访,我总忍不住向村里的长者探听洄溜的过去,每一个故事的讲述都让我更加迷恋这座古村落。长者的话语中,无不透露出对洄溜衰败的惋惜,可这恰恰就是历史。

七月的一天,我在走访中发现了一个“圣旨”碑,据村书记穆长军回忆说,这个牌坊是十多年前修路挖出来的,没有人知道他具体的年代,没有人知道他为谁而立,也没有人知道他背后的故事。圣旨碑,是封建统治者为表彰显宦世家、孝子节妇而设立的一种建筑形式,意在宣扬忠孝节义思想。肯定的是,地方为某事请求,上奏朝廷,经批准后建造的。但是出现“圣旨”碑,足以见得当时的洄溜在历史上的重要性。“圣旨”碑旁有口古井,井口由四条青石板拼接成“井”字,井的内壁由青砖砌成。井水旺盛,水质清澈,古井水滋养着洄溜的儿女。至今周边居民还在偶尔饮用这口古井的水,做出来的饭菜那才叫地道的家乡味道。

洄溜的地下还有很多古迹没有发现,曾经的牌坊、祠堂也损毁不少了。留下的记忆越来越少,越来越模糊,记忆中的洄溜集已经没有了。岁月更替把洄溜集曾经的繁华,留在不断传承的美味之中;留在一草一木的生机勃勃之中,留在质朴淳厚的洄溜集儿女心中。

由于现代交通方式的改变,水路已经不能满足现代人出行的需求,洄溜曾经的优势也不复存在,再加之交通闭塞,位置偏远等诸多原因造就了今天洄溜的现状。洄溜还回得去么?村民给我了最好的答案。他们用勤劳、朴实、不服输的韧劲儿,准备在原有的基础上以旧建旧,还原原始风貌,建造现代的历史古城,打造一个安静的世外桃源。村民对洄溜的期待一直都在,洄溜对我们的期待也一直都在。

时间越久,了解多了,越发觉得洄溜的一砖一瓦,都有说不完的故事。我希望了解洄溜的人更多一些,希望洄溜的开发保护来得更快一些,时间已经溜走,历史需要长存。

夕阳西下,褪色的青石板依旧执着的泛着黝黑,沙颍河的水依旧川流不息,我想洄溜无论是昨日的繁荣,还是今天的衰败,再或是,明朝容光焕发,都将是洄溜人的财富,我爱上了这个古老的村落,也希望通过驻村,在这里留下深刻的、厚重印记……

洄溜居委会第一书记 尤继/文  王勇/摄影

责任编辑:王振辉安徽网阜阳新闻相关稿件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关键词 >> 古井,走访,圣旨,洄溜集,青石板